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把了脉,回头对苍冥绝道:“娘娘和孩子都很健康,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苍冥绝舒了一口气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孩子在我的肚子里,我自然会让它健健康康的。”萧长歌摸摸肚子,信誓旦旦地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听离楼主说已经成亲了,想必也有孩子了吧?”萧长歌复又问道。

    离箫身子一怔,忽而一笑:“还没有,这种事情随缘吧。”

    他和如酥成亲也有一段时间了,该做的事情不该做的事情都做了,一直没有去在意,经她这么一问,他倒也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为何他和如酥成亲这么久了,她肚子里一点消息都没有?

    “也是,将来总有一天会有的,又何必急于一时?”萧长歌回头看了看苍冥绝,别有意味。

    苍冥绝受到她的目光,慢慢地起身走到她的面前,剑眉微挑:“早和晚可不一样,生孩子这种事情当然要越早越好,离箫,你也该注意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凌厉的眼角瞥了瞥离箫,言下之意是让他回去检查一下。

    离箫脸色一红,心里也很疑惑,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如酥,提起了医药箱告辞。

    萧长歌看他脚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,还想留他下来吃顿饭,出了门,他的身影竟然已经走到了外院,便也没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他和如酥是怎么回事?”萧长歌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苍冥绝摊摊手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怎么能管到他们的生活,况且在萧长歌重新出现的这段日子,他每日都万分难受,哪里来的时间去理会别人的生活?

    用过了晚膳,苍冥绝陪着她看了一会星星,在院子里的摇椅上一起坐着,说着格外亲昵的话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孩子之后,苍冥绝几乎每个晚上都待在萧长歌的身边陪他,格外注意她的一举一动,也很在意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最近好像没有害喜了?”苍冥绝抵在她的头上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萧长歌摸摸自己的肚子,点头:“是啊,最近可乖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一直这样,可不能再折腾你了,明明都两个人了,不长肉反而还瘦了。”苍冥绝摸摸她的手臂,简直比以前还更瘦了。

    萧长歌看了看自己的腰身,很明显鼓了起来,比以前胖了一大圈,他还睁着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最近她用膳都不是一人份了,一顿能吃下两个人的份量,没有了害喜的症状,什么都觉得好吃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,我哪里瘦了?”萧长歌抬头瞪他,不服气地让他说。

    在苍冥绝的眼里看来,哪里都瘦了,他的目光往下看,落在她的胸上,唯独这里没有瘦,可能是怀孕的原因。

    萧长歌看着他意味深长的目光,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竟然落在自己的胸口上,她一把捶在她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!”

    苍冥绝揉着被她捶过的地方,火辣辣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升起,抓住她的手轻轻啄了下。

    “除了肚子鼓起来之外,你现在的身材正好,抱起来也没有从前那么硌人了,以后要多吃点知道吗?”苍冥绝搓着她肉肉的手臂,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萧长歌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敢骗你?你不相信我,总要相信你自己的眼睛吧?”苍冥绝抱住她的身子,挡住她的视线,不让她往下看。

    他避开萧长歌探究的目光,死死地盯着一处,直到她相信地低头才算完。

    他松一口气,要是让她发现怀孕之后会长胖,她一定不肯吃东西,那样他们的孩子怎能健康成长呢?

    宫中的太医日日守在嘉成帝的房门,为他把脉配药,但是他的病就是迟迟没有好,一直卧床不起。

    朝中的大臣上书,久未上朝,朝政不可荒废,提议把早朝的地点改到中殿。

    苍冥绝只是说了句胡闹,并不理会他们的上书,依旧日日陪在嘉成帝的身边,为他念奏折。

    “那些老臣,只怕是坐不住了,朕病了这么久,他们正好提议让你登基,这岂不是遂了你的愿?”嘉成帝的脾性不好,近日常常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苍冥绝一一接下他的讽刺,好脾气地笑:“父皇身体康健,儿臣不敢逾越。”

    软软的就像是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并不是很好,嘉成帝喝了药,擦嘴。

    “今日朝中的奏折倒也收敛许多,不再说临王的事情,是你安排的吗?”嘉成帝头也不抬地问道。

    苍冥绝笑着摇头:“父皇以为儿臣有那么大的本事,能够左右朝中老臣的奏折吗?自然不是儿臣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嘉成帝显然不信,却也没再继续问,反而问道:“今日礼部尚书戎剑可有进宫?”

    苍冥绝道:“他日日进宫,日日上奏,此刻正跪在中殿门口,一跪就是一天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一根筋的戎剑,嘉成帝就满心的烦恼,任由着他跪着,又怕引人异议,跟他说几句话,张口闭口就是一命偿一命。

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