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苍冥绝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,下马,进门,喜娘高声通报,让里面的人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赛月压下萧长歌强行掀起的盖头,低声道:“太子妃,太子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扶住萧长歌起身,旁边的喜娘一直说着吉祥话。

    推门出去,一股春日的暖风轻轻吹拂着,此时天空升起第一抹朝霞,绚丽的让人心暖。

    苍冥绝脸上虽没有太多的表情,但是他的双眼里却盛满了柔情,看着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身影朝着自己走来,一切都熟悉到让人颤栗。

    当年,她也是如同这般,在喜娘的搀扶下款款走来。

    那时他一身戾气逼人,没人敢与他靠近,娶了妻子被临王糟蹋也不在意。除了她。

    当时的画面历历在目,她当着他的面,一刀切下了临王的命根子,保全了自己,也保全了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时间如同流水一般,两人已经走过了这么多个年头,缘分这东西,再多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转眼间,喜娘已经将萧长歌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上,笑的夸张:“太子妃上轿。”

    敲锣打鼓唢呐声开始在这一刻响起,苍冥绝手心里微微汗湿,将她的手紧握在自己手中,大手紧紧包裹着她温暖的小手,仿佛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上了轿子,车驾銮舆往太子府而去。

    天色还未完全放亮,街道上却已经是人头赞赞,两旁的街道被围得水泄不通,都是前来一睹太子成亲的百姓。

    早前苍冥绝就已经吩咐过,只要有人的地方,就可以扔碎银和喜糖,此时几个喜娘打开早就准备好的囊袋,抓起一把糖果碎银就往人群中撒去。

    眼尖的人见到碎银,顿时起了争执,人群一拥而上,在纷乱的街道上争抢不休。

    迎亲的队伍继续前行,喜娘的手里不断地派发着碎银和喜糖,周遭热闹的气氛仿佛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隐没在人群中一双冰冷的双眼,直勾勾地盯着马车前行的方向,被纱布遮住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,只是那双眼睛,锐利的似乎要将苍冥绝杀死。

    他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刀剑,轻而易举地越过周围纷乱的百姓,高挑的身影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车驾一路顺畅无阻地进了太子府,几个喜娘早就恭迎在门口。

    耳边都是丝竹乐声,萧长歌坐在轿中安静许久,不见喜娘的声音,手中的苹果早被捂热,正想出声询问,猛地三支利剑便咻咻咻飞到了轿门上。

    她身子一歪,差点撩开盖头。

    摆放好了火盆,只等着萧长歌前去跨越。

    然后有人前来踢轿门,萧长歌被扶着下了喜车,一低头,便看见眼前的火盆。

    “新娘跨火盆,今后红红火火!”

    长腿一迈,跨过火盆。

    “新娘碎瓦片,今后岁岁平安!”

    用力一踩,瓦片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成亲的礼仪顺利完毕,苍冥绝伸出手,抓住她手中的红绸缎,两人并肩走进正堂。

    嘉成帝也在这个时候赶到,今日是太子大喜之日,作为父皇,怎么着也得来走个过场。

    只是秋莫白和萧长歌的身份不宜入席,只是站在一边含笑静观,看到自己的孙女成亲,他的心里是怎么也抑制不住的激动。

    或许只有这一刻,他心里的伤才全部释怀了。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!”

    等走上前,嘉成帝已经喜上眉梢地看着她们,这是这些日子以来,唯一的一件喜事。

    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鞠躬。

    “二拜高堂!”

    嘉成帝已经伸出手示意他们起来。

    “夫妻对……”

    喜娘话音未落,一声清冽的声音已经从高墙之上传出:“四哥这个时候娶了本王的王妃,难道也不请本王来喝杯喜酒吗?”

    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他们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温王侧目低头看着底下热闹的场景,看似风轻云淡,实则内心早已风起云涌。他也是此时此刻才明白萧长歌的身份,原本嫁她给他就是一场阴谋,他却痴情到今日。

    真是可笑!

    众人皆是诧异地抬头看着高墙上之人,竟然是苍云寒回来了,被贬为庶民、被通缉的苍云寒竟然自己跑回来了,这不是来送死的吗?

    苍冥绝护住萧长歌的身子,她已经掀开了盖头,璀璨如星的眼眸看着他,一双红唇亲启:“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被她绚丽的那张脸看着,苍冥绝的心如同春水一般荡漾着,良久才收回神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苍冥绝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转首,眼眸中却全是冰冷。

    “逆子!你还敢回来?”嘉成帝顿时站起身,厉声吩咐旁边的御前侍卫,“你们,赶紧把这个逆子给朕抓起来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御林军顿时冲到苍云寒的近前,手中的刀剑一闪,猛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