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手机</fn>

    温王府里一片寂静,萧长歌进府之前便看见了温王的马车,心知他已经先她一步到了王府,必定会询问自己的踪迹。

    而她今晨又和叶霄萝吵得天翻地覆,她必定会寻得机会说自己的不是,说不定把她和冥王的事情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萧长歌理了理自己的发丝,十分平静地走到了绿沅居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绿沅居的大门敞开,温王的身影正坐在里面,一口一口地喝着茶。

    萧长歌进门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觉得气氛十分压抑阴沉。

    平日他绝不会一言不发地坐在这里,只是今日有点不同,兴许是因为叶霄萝的话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见她进来,温王便站了起来,脸色阴沉得如同寒冰一般,嘴角便还带着一抹不屑的嗤笑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去哪里了?”温王的声音如同从地狱来的撒旦一般。

    “出去了一会。”萧长歌回道。

    温王冷笑一声,大手紧紧地钳制住她的下巴,声音再冷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下巴被他的力道紧紧地攥在手里,不免有些吃痛。

    萧长歌目光对上他的双眼,不甘示弱地回道:“你就打算这样让我回答?”

    看着她有些痛苦的表情,温王的手渐渐地松了下来,他承认自己因为叶霄萝的话丧失理智,不分青红皂白地对她大火。

    但是,见到她的模样,见到她楚楚可怜,双眼泛红的样子,他的脑袋里就忍不住去想她和苍冥绝在一起时,会是怎样。

    松开手,将她推到一边,温王抑制住自己的怒火:“你最好老实交代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会因为叶霄萝的话,而这样质问自己,萧长歌思来想去,只能把今日她去的地方老实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去了伦王府,想送一送伦王,可是走到门口,却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进去。看着里面悲戚哀怨的伦王家眷,我真恨自己那天没有救回他。”

    萧长歌的声音越来越低,说到最后,竟然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她的情绪和语言,都和这件事情相符,温王没有不信的理由。

    不过嘴上还是问道:“当真?”

    萧长歌立即回道:“我怎敢欺骗王爷?”

    “那好,除夕夜那天,你救治完伦王之后便不见人影,那时你去了哪里?”温王决心要将事情探个究竟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萧长歌脑袋里很快便想出了对策。

    “那天我心情不佳,看见伦王死在我的面前却无力挽留,才出去透了口气。谁知,竟然在后花园遇上鬼鬼祟祟的一个太监,我心想该不会和下毒的事情有关,便打算追上去一探究竟,却被冥王拦住了。”

    萧长歌说着,看了他一眼,他示意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谁知,冥王什么也没说,只是指着那个太监解释,原来那个太监竟然是要出去请李生大人的,我竟然错把他当成了贼。”萧长歌还未说完,自己倒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完她的解释之后,温王的心里释然,只要她没有和冥王过分接触就行。

    “以后,见到冥王不要和他有往来,最好一句话都别说,知道吗?”温王语气放软地劝慰。

    萧长歌不依不饶地挑眉怒瞪他:“我和他接触不多,你方才为什么那么生气?是不是你派人跟踪我?还是你从哪里听了这些小道消息?”

    现在轮到她来质问自己了,温王甘之如饴地配合她,低头赔罪。

    “方才是我错了,我不应该听信她人之言怀疑你。”温王说罢,伸出手来揉她的下巴,态度低下,“是不是被我捏痛了?”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太过亲密,萧长歌有些不适应,佯装害羞地拍掉了他的手,转过身背对他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听谁说的,那天在皇宫,我也见到了王妃,我向她解释,她也不听。只说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王爷,我想王爷英明睿智,必定不会被她蛊惑。”

    萧长歌不着痕迹的夸赞,让他深陷进她的甜言蜜语里,不自觉地飘飘然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自然不会再怀疑你,至于挑拨离间的人,我自然会给她一个教训。”温王的语气渐冷。

    说罢,还未等萧长歌回答便转身离开,急匆匆地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萧长歌追出去,只看见他的外披闪过长廊的拐角,仅仅是一个转身的功夫,他便没了人影。

    她倚在门框上,方才紧提的心瞬间落回胸腔,嘴角慢慢地勾起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仅仅一日的功夫,叶霄萝竟被关进了思过屋禁足。

    萧长歌也是次日清晨才听闻此事,而温王却一点风声都不透露,想必是不希望这件事情有更多人知道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她待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