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手机</fn>

    次日清晨,外面的白雾蒙蒙还未散去,一辆黑色的马车便从街道的正中央穿了过去,在冰天雪地的积雪上面划出一道狭长的车辙印,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快马加鞭未曾停止,直直地冲向了京城的北边,温王府的方向。

    苍冥绝一路上都紧紧捏住萧长歌的双手,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突然伸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块白色的手帕,放在萧长歌的手里,上面还带着一抹鲜艳的已经干涸的红色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用了吧?”萧长歌看着那块手帕,有些尴尬地笑着。

    苍冥绝却摇了摇头:“他的疑心很重,如果没有亲眼看到,他是不会相信的,这也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,拿给他看。”

    古代人都需要这个来证明自己的清白,这也是一种忠贞的象征。

    萧长歌知道他的意思,只是想让自己把这个给温王看,让他知道昨晚已经发生了关系,也是为了让他安心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收着。”萧长歌把手帕收进衣袖中。

    “真舍不得你走。”苍冥绝不爽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很快的,给我一个月的时间。”萧长歌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一的手势。

    看着她巧笑倩兮的脸,苍冥绝伸手狠狠地捏了一下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月,要是到时候没有解决,我也会亲自把你拽出来,用我自己的方式解决。”苍冥绝冷然道。

    萧长歌点点头,还想再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马车却在此时停了下来,外面传来江朔的声音:“王爷公主,温王府的后门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快就到了,萧长歌对他摆摆手,正准备下马车,但是手却被他拉住。

    苍冥绝不放心地看着她叮嘱:“不准和他共处一室,不准在晚上和他说话,不准和他单独出去,不准……”

    萧长歌听着他的念叨,猛地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吻,堵住了他滔滔不绝的叮嘱。

    两人的气息彼此缠绕,苍冥绝扣住她的后脑勺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苍冥绝最后依依不舍地放开她,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小气又担心受怕的男人,自从遇到她之后。

    外面的风雪有些大,尤其是清晨的天气,看着她的身影一步步没入温王府,苍冥绝顷刻间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绝对不会再放开她的手,无论她走到哪里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沉思了一会,外面传来江朔询问的声音:“王爷,我还需要进去看着公主吗?”

    温王府就是一个虎穴,不过这个虎穴也总有他的弱点,苍冥绝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摇了摇头:“今天就不用进去了,跟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江朔点头应了是,调转马头,往和温王府相反的方向行驶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畅通地进了温王府,府里静悄悄的,没有一个人影,显然是都还在睡梦中。

    萧长歌从后门的位置拐进了绿沅居,外面伺候的丫鬟都在睡觉,只有赛月一人站在外面的走廊上,来回踱步着。

    一见到萧长歌的身影便率先迎了上去,有些苦恼地指了指房间里面,低声道:“公主,您可回来了,赶紧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留守在温王府里面的赛月一整个晚上都不敢睡觉,直到整个王府都没有动静时,才敢在门口微微眯了一会。

    一直都担心温王会在这个紧要关头醒来,幸亏萧长歌已经及时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赛月,辛苦你了。”萧长歌拍拍她的肩膀,轻声地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温王还在床上熟睡,萧长歌正准备合衣上床,突然想起苍冥绝说的话,便止住了动作,走向了外面。

    清晨的温王府安静的仿佛一幅画似的,萧长歌站在门口紧了紧身上的披风,望着外面下个不停的雪花,嘴角淡然地露出浅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醒的这么早?不多睡会?”温王推开门,身上只披着一件厚披风。

    整个脑袋都晕乎乎的,昨天发生的事情他也不记得了,只知道自己喝了很多酒,但是他的酒量也没有这么差,竟然睡的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早晨,萧长歌制造出来的那点动静才让他辗转醒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外面天冷,还是进去吧,冻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。”萧长歌推着他的身子进了门,复又紧紧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的空气十分暖和,两人的身子顿时暖和不少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这个房间你睡不惯?还是床的问题?明天我让人把房间布置成你晟舟国的房间可好?”温王有些怜惜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原因是他永远都想不到也不会知道的,萧长歌知道他对自己感情,如果自己同意了,他一定会做到,不过这样对自己确实没有益处。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想起来看看雪而已,仿佛温王府的雪和皇宫里面的雪不同呢。”萧长歌随口瞎扯道。

    温王却饶有兴致地看着她,想要听听到底有什么不同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