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阿洛兰大惊失色,原来他们今日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替她治病?

    她除了这张脸是假的,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有病,唯有这张脸不能够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医术若是高明,应当能看得出她脸上的这张皮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治?”阿洛兰见实在逃不过,只能拖一点时间,是一点了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王妃你想不起来从前发生的事情,是因为你的脑袋受到了某些刺激。我有一种方法,能够让你记起从前发生的事情。”离箫信誓旦旦地对她点点头,示意她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我不是王妃,以前的事情根本就没经历过,怎么能想的起来?就算你怎么替我医治,我也想不起来。”阿洛兰撇撇嘴,真是太佩服他的想象力了。

    但是,离箫根本不在意她的话,指着自己的医药箱,一副疼惜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王妃你看,这些都是我的宝贝,我保证能够用它们治好你的,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苍冥绝嘴角抽搐,握着茶杯的水克制不住地颤抖起来,竟然洒出了几滴在外面。

    以前怎么没发现,离箫竟然有这个天分。

    那些也能叫做“宝贝”?

    看着那些细细长长闪闪的银针,阿洛兰就阵阵发晕,莫非她活着的日子,在今天就要结束了?

    “我说不行就不行,你快点让开,不然我要动手了。”阿洛兰拿起床上的枕头,不断地挥舞在自己的身前,企图赶走离箫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也是为了你好,不管有没有想起从前的事情,让我施一次针,就什么都知道了,不会太痛苦的。”离箫说罢,伸手拿起了医药箱中的一根银针,作势就要往阿洛兰的穴位上插去。

    见识过苍冥绝点穴的厉害,阿洛兰不想再重蹈覆辙,看着离箫快要靠近自己,猛地用手中的枕头往他的脸上挥去。

    但是,动作才到一般,脖颈后面一痛,就什么知觉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安静得有些离谱,只有几人的淡淡呼吸声。

    魅月看了看苍冥绝,放下了方才打晕阿洛兰的手,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伸手将阿洛兰的身子摆正在床上盖上了被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的性格和萧长歌实在天差地别,就凭着她的这张脸,就足以让别人相信,她就是真的萧长歌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魅月皱着眉头看着苍冥绝。

    她原本在雍州办事,还差几天事情就可以结束回京,但是两天前的飞鸽传书把她从雍州急召回京,信上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来了才知道,原来是找到了王妃。

    这种喜悦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脑海,这是她这一年的时光中最快乐的一段。

    等见了面,才发现这个王妃虽然有着一张和萧长歌一模一样的脸,但是她的性格却始终不是从前的王妃,让她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在宫中遇到的,原是晟舟国前来和亲的和瑟公主的侍女,我一直误把她当成长歌,结果才发现,徒有其表而已。”苍冥绝控制不住地冷笑了两声,只觉得自己太过糊涂。

    就连自己心爱的女子都认不出来,冲动之下误把一张长的和萧长歌相似的脸当成了她。

    “和瑟公主?我在雍州的时候就听过她,外面传她在围猎场和温王妃赛马,也是在围猎场救了伦王。外面的百姓都说她是个不错的公主,只可惜嘉成帝一直都没替她择亲。”魅月挑眉道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人竟然是和瑟公主的侍女,这也难怪,既然和瑟公主是个多才多艺的女子,在外面收留了她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苍冥绝很难得点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看向了离箫。

    今日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证实一些他心里面所想的事情,或许,从一开始,他就是错的。

    离箫合上了自己的医药箱,今日前来,根本用不到这个医药箱,他只是想看看如果真的是萧长歌,定然会知道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阿洛兰安详地躺在床上,睫毛在外面淡淡的阳光下形成一道长长的影子,看起来十分地单纯无害。

    这张长相和萧长歌一模一样的脸,到底是为何?

    离箫的双手慢慢地触碰到她的脸颊,她的皮肤和普通人无异,甚至还要比普通人更加地白皙光滑。

    薄如蝉翼的肌肤被他缓缓地划着,从最边上的一角,触碰到了她的鼻尖,似乎有哪里不对劲,却又没有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根本没有任何的不同,看上去和常人无异,但是越是无异,就越是证明有问题。

    突然,在她的耳廓边上那块肉上,找到了一块凸起的东西。

    离箫双手一惊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