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冬日的夜风有些微凉,一层层浓浓的风席卷而来,空气夹杂着冰冷的雪花,不断地触碰到人的身上,有些刺骨的冰冷。

    苍冥绝盘腿坐着,眼前是熟悉的菜肴,那碗淡黄色的糕点被他死死地盯着,他忍不住拿起一个,忽而又放下。

    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,江朔手怀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信鸽走了进来,手里拿着一卷暗黄色的宣纸。

    “王爷,宫里来的信。”江朔将纸条递给了苍冥绝。

    夜半三更,苍冥绝总算等到了这一刻,他缓缓地摊开纸条,细细地着上面的每一个字,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渐渐柔软,嘴角勾起一抹浅笑,目光变得柔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信上说了什么?是不是和瑟公主出事了?”江朔疑惑地问道,方才信在他的手上他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素日里苍冥绝的想法都比较难琢磨,江朔也没有去猜测结果如何,只是他已经很少见到苍冥绝这种微带笑意的眼神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我安排进宫的那几个宫女的身份被知道了,而且她已经知道了我猜出她的身份。”苍冥绝不知为何,心里种有一种满足感。

    知道了也好,就不用明明近在咫尺却对面不相识,只能靠无休止的猜测,一边安慰一边失落。

    巨大的喜悦跃然苍冥绝的心里,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多久这样的感受了。

    自从萧长歌离开他的生活之后,犹如太阳从此不再上升一般阴暗,或许是上天怜悯他没有萧长歌的日子如落地狱,所以才让萧长歌重新回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江朔还是有些不相信:“王爷,怎能凭借一个豌豆黄和红烧排骨就断定和瑟公主就是王妃呢?万一,这位晟舟国的和瑟公主也喜欢吃呢?岂不是弄巧成拙?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江朔始终不相信一个已经死了,并且被火化的人还能重生。

    就算是灵魂离体,这也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只凭借这两样东西,我之前就已经试探过她,所以很断定,她就是长歌。”苍冥绝信誓旦旦地道,他的判断还从来没有出过差错。

    就算江朔再怎么相信苍冥绝的判断,也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面有些头绪,毕竟这种事情太过诡异,很难发生。

    不过,事情总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,时间越来越久,真想就会越来越明朗。

    “王爷,是否要回信?”

    苍冥绝摇了摇头:“不用,赛月只是为我们报信的,若是回信怕是会引起别人的怀疑。”

    说的也是,本来他们把太子手底下的人赶走,换上自己的一批人,就已经很费力了,若是再回信引起别人的注意,那可就太过明目张胆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朦胧的一片暗影透到了里面,苍冥绝直起身子,屋内一大片的光影打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把这些东西收起来,以后每日傍晚都送一份的豌豆黄和红烧排骨进宫。”苍冥绝淡淡吩咐完,已然转身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江朔点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吩咐厨房办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看来,上天总是会眷顾可怜人的,他们王爷因为这件事情而低靡了这么久,此时能见到王妃重生,该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萧长歌已经明白了这新来的一批宫女都是谁的人,除了苍冥绝,她真的想不到谁有通天的本领和智谋,将太子派来的宫女换走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这个赛月就是苍冥绝的人。

    “赛月,你去打听下今天温王妃是否有进宫。”萧长歌用过早膳,轻饮了一杯茶水淡淡道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知道了赛月是苍冥绝派来的人,那她大可放心地用,能在苍冥绝身边伺候的人,必然不会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赛月端着托盘的手一颤,她从未想过萧长歌竟会让她去做这些事情,毕竟她只是刚来几天的丫鬟,如此重任委任在她的身上,实在让她激动兼惶恐。

    “是,公主。”赛月点点头,已然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外面风声鹤唳,明溪那边又一次比一次差,太医院那边若是没有个正当理由恐怕也拿不了药,而明溪的毒还没有查出来是谁下的。

    一桩又一桩的心事压在萧长歌身上,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好在现在苍冥绝已经安排了一批人进来,可以放心大胆地用。

    外面的风声依然很紧,萧长歌缓缓走到窗台边,将窗户推开,一股冷冽的风夹杂着雪便灌了进来。

    浓重的风雪顿时淹没了整个被炭火烘烤得暖暖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公主,您当心自己的身子,外面风雪大,您还是关上窗子吧。”身后有宫女提醒道。

    外面的风雪虽大,可是只有如此才能让自己的心智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,这风雪最能够醒神。”萧长歌伸出手放在窗台外面,随手捏了一把雪起来,静静地躺在手心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安静了一会,似乎是才想到什么正当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