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温王不可置否地笑了笑,双手环胸,目光炯炯地盯着两人。    苍冥绝的反应让他很满意,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就发现了萧长歌是苍冥绝的软肋,也只有她的喜怒哀乐才能让苍冥绝情绪产生变化。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担心你……”萧长歌说到最后不想再说什么,也没有什么好说的,他们因为这种类似的事情吵过多少次架,与其让两人都这么难受,还不如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    “我们还是先去看看魅月和江朔怎么样了,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遇上这种事情。”萧长歌很快转移了话题,不想在那件事情上面和他们谈论太多。    说罢,她很快转身,也不知道魅月和江朔在哪个方向,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走去,她只要离开这里,不和苍冥绝做无谓的争论。    因为她知道苍冥绝一定会跟上来,不管她走到哪里,他都能找到自己。    或许是心中有了这样笃定的信念,她的脚步才会迈的更加迅速,一刻不停。    很快,身后便传来几声急促沉重的脚步声,那人和她并肩而走,单手霸道地揽住她的肩膀,将她整个人扭转了一个方向。    “走错了,他们应该在这个方向。”他冷漠低沉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,走向了反方向。    两人走的很快,没一会就出了小巷子,外面的雪地白茫茫一片,偶尔才有几个行人窜过他们的面前,很快地消失不见了。该避风的避风,该避雪的避雪去了。    “他们没有在这边,会不会我们走错了?”萧长歌心里不禁疑惑,前面的大街确实是空旷一片。    “不会的,刚才我看的一清二楚,他们就是往这个方向跑来了。现在巷子里面的那些人全被杀死,不知道绑架魅月的那些人是不是一伙的。”苍冥绝眼睛微眯,深吸了一口气道。    “要不然我们找个人问下?”萧长歌看了看四周,偶尔还有几个行人。    外面就是空旷的长街,因为傍晚积雪的问题,很多人都不愿意出门,再加上此时已经是掌灯时分,每家每户都吃上了热饭,没有几个人会在此时出行。就算有出行的,也是个匆匆忙忙出来办事的。    连续问了几个人都没有得到回答,萧长歌鼓着腮帮子有气无力地摇摇头:“都不知道,我们还是自己去找吧!”    苍冥绝闻言,头也不回地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目不斜视地盯着雪地上面的脚印:“长歌你看,这里的脚印分散地很开,可是纹路却很清晰,这四个是你我方才出来时走的,这边凌乱的几排匆匆而过,后面又紧接着跟上一个人的脚印。后面这个脚印应该是江朔的,前面的几个就是魅月和绑架她的人的,只要顺着脚印而去,就能找到他们。”    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果然和他所说如出一辙。萧长歌不禁感叹,这雪地确实是很好的追踪神器啊!    “那我们快走吧!”萧长歌瞬间又燃起了希望,拉着苍冥绝的衣袖快步地向前走去。    一面走,一面观察着雪地上的脚印,穿过长街中的一条岔路口,拐上那座小石桥的时候,脚印消失在石桥上。    “到这里就不见了。”萧长歌停下脚步,疑惑地看着石桥上空白平整的雪地,上面光滑得丝毫没有人踩过一样。    微微风雪中透着一种不对劲的静谧,空中飘来的微风夹杂着冰冷的……内功混合起来的雪花,苍冥绝感受了一会,嘴角微勾,邪笑地看着桥下,伸手将萧长歌护在自己的身后。    “小心,我已经知道他在哪里了。”苍冥绝威严冷肃地道。    目光忽而凌厉起来,扫向了石桥下面,缓缓地举起了手里的剑,无形中一股微冷的气流从两人的身边环绕而过,注入剑中。一道透明的光芒将天地间的雪花都笼罩起来,长剑即刻飞舞上了天,不知他又用了什么心法,那把长剑竟然直直地飞到了桥下,灵巧地钻进了桥洞中。    不过一会的功夫,“砰”一声巨响,桥底下不知道掉了什么东西下去,一个人影竟然活生生地飞到了石桥上面。    萧长歌没想到只能在电视剧中看到的东西,竟然被她亲眼所见,不由得惊叹万分。    “噗”那人已经一口血喷了出来,一只手压在自己的胸口上面,艰难地吐气:“你,你怎么,知道我在,在下面?”    苍冥绝收回长剑,凝神屏息,调整自己方才耗费的内力,整个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底下的那人,不屑一顾地露出一抹冷笑:“你,不值得我回答。”    剑气凌云,直上九万里,天际乌云密布,顷刻间散开。    那人不敢置信地看着苍冥绝,双眼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大小,没想到竟然有人练成了冲天诀第九式!方才那一下的乌云侵日让他此生大为震撼,自从冲天诀之秘法流露在外之后,就没人可以练到第九式,他见过最高的,也只是第七式。    也罢也罢,枉费他安排如此心力来苍叶一趟,死在比他武功还更高强的人手上,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