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魅月的惊叫声打断了两人的亲昵,萧长歌到底脸皮薄,外面这么多人看着他们,虽然知道他们不敢说什么,可是她还是脸色红红地推开了苍冥绝,自顾自地跳下了马车。    苍冥绝用指腹抹了抹嘴角的香甜,狭长的眼眸微眯,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直视着魅月。魅月同样不敢看他,尤自退到一边。    进了府邸,熟悉的感觉让萧长歌心里渐渐地平静下来,她有一下没一下拍打着湖水边的柳枝,细长的嫩柳垂钓在湖面上荡漾出一抹碧绿的波纹,如此美色让人流连忘返。    她站了一会,依旧往前走去,正想去看看离箫,才到门口,一只杯子猛地从里面摔出来,笔直地往她的方向扫来,速度太快她来不及躲闪,心里郁闷至极可能要头破血流了。    可是却没有预知的疼痛,再睁眼时,苍冥绝高大的身影护在她的面前,手里紧紧握着那只茶杯,他颇有斥责道:“若不是我一直跟着你,又要受伤了。”    萧长歌看着那只青花瓷杯,皱眉道:“我们进去看看,一定发生什么事了。”    进去的时候,只见离箫怒气冲冲地斜倚在一旁的软垫椅子上,原本恢复得不错的脸色变得苍白,如酥立在旁边手里拿着未放下的托盘,眼眶有些发红,可还是倔强地不肯先低头。    看着这诡异的氛围,萧长歌眉头微蹙,拉了拉身边苍冥绝的衣袖,这两人一定又是吵架了。    “离箫,怎么了?”苍冥绝语气淡漠。    “王爷,没怎么,是我方才不小心摔了杯子。”离箫看了看他手里的杯子,言词有些闪烁地解释道。    苍白无力的解释在两人面前几乎没有作用,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们一目了然。    如酥悄无声息地退到一边,一言不发,目光苍凉得有些瑟缩。    “王爷,我的病差不多好了,我也该回自己的府内,许多的医药毒虫还没有研究。”离箫的声音微微沙哑,和之前比起来好了许多,不过却恢复不到原来的样子了。    苍冥绝点点头,他在冥王府内调养身体大概快一个月,有如酥无微不至地照顾着,还有萧长歌用药理不断地调养,看他的身子骨也渐渐地硬朗起来。    “如酥,好好照顾离箫,以后你就陪在他的身边。”萧长歌看着一旁背着身子的如酥道。    话音刚落,旁边的离箫立即道:“不了,我决定让她走。”他不曾看如酥一眼,沙哑的语气里颇带苍凉,对如酥道,“这下给你自由,你想去哪里想做什么都没人阻止你。”    原来,他心里一直都没有想过要把如酥当成懿漾陪在他的身边,亦或是如酥根本就比不上懿漾,也不配站在他的身边陪他。    萧长歌有些错愕地看着离箫,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一旁的苍冥绝拽住手腕,他用眼神示意自己不要说话。    “早该如此。”许久未语的如酥终于开口道,声音里有那么几丝的决绝狠戾,似乎等这一刻等了许久。    她说罢,决绝地转身不留一点情面,如风一般地走出了这个房间,笔挺的身影渐渐地走出院子,就算是走也走的那样傲然有骨气。    望着她离开的背影,离箫却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。    “魅月,派人跟着她。”苍冥绝吩咐一边的魅月道。    魅月应了是,可是人还没有走出去就被离箫叫住:“回来!王爷,她要走就让她干干脆脆地走,出了这个门,她和我们再无关系。”    离箫的面色苍白得有些不自然,声音好像是决绝,又像是非常不舍。    想着方才他们两人的对话,离箫心里就像是被尖丝抽过一样地疼,提起那个让他变得不堪一击的名字,他才发现自己压抑多年的感情终于喷薄而发。    就在刚才,他差点把如酥当成懿漾对她行不轨之事,可是却被如酥一巴掌打醒,这一巴掌打醒了他这么多年来对懿漾的感情,打醒了他此刻所做的混账事,他差点毁了一个女子,夺得她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。    若不是如酥,恐怕他还会一直沉浸在自己所制造出来的幻想里。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他还以为自己放下了,可是在见到如酥的那一刻,他这么多年来内心苦守坚定的防线,在那一刻全部崩塌。    直到刚才那一刻他才发现了如酥是如酥,懿漾是懿漾,如酥永远代替不了懿漾在他心里面的地位,可是他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对如酥做出欲罢不能的事情。    室内的空气一点一点地低落下来,苍冥绝制止住魅月,转而看向了离箫,慢慢地、一字一句地道:“离箫,现在可以告诉我们怎么回事了吧。”    赶走如酥不仅仅是因为他不爱如酥,所有的事情一定和那个叫做懿漾的人有关。    离箫目光低沉,苍白的薄唇紧珉,良久,才缓缓地从腰间的里抽出一个小锦囊,暗红色的华锦裁制成的香囊散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