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“听说温王回京了?皇上有没有说什么?”萧长歌今早就听魅月说,温王已经回京,直奔皇宫。    苍冥绝摇了摇头,朦胧的黑夜让他看上去有一种迷离不定的感觉,仿佛在这里面,他已经将一切牢牢的掌控在手里。    “没说什么,不过叶霄萝的事情他一定跑不掉,无论是他们当中的谁被牵扯进去,我们都是其中的受益者。”现在就很明显地体现出来,苍冥绝锐利的眼神藏着洞悉一切的本领。    得了嘉成帝的重用,对于苍冥绝来说就是最大的受益,最起码,他正在一点一点地接触朝廷上的事,不再是从前那个看来无所事事的残废王爷了。    萧长歌很明白他的用心,只要找到温王就能先发制人,让叶家人大乱阵脚,在温王和太子之间周旋,这里面牵扯到的人和事就没有那么简单了。    而他们便置身事外。    “这样一来,一竿子能打翻一船人吗?能削弱温王和太子的势力吗?”萧长歌关心的是这个,他们两人在朝中多年,势力已经有所巩固,而苍冥绝后来,再加上又没有母家的支持,只能一人拼搏向上。    苍冥绝领她出去,走黑黝黝朦胧的书房,踏上外面的青石板月光淡淡地洒在他们身上,他慢慢地道:“温王接近叶霄萝不就是为了借助她身上的特权吗?如果她失去了这项权利,温王娶了她就相当于娶了一个普通人,而他也会因为这件事情受到皇后和叶家人的不满,如此一来,就能大挫他的锐气。”    利用这件事情打压温王再好不过了,萧长歌没想到自己当初的一个想法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,只是叶霄萝还不知道自己可悲的命运即将来临,还一心沉浸在她叶三小姐的身份里。    萧长歌点点头,心里暗叹苍冥绝的足智多谋,心思缜密,只可惜他的腿伤刚好,刚得重用,否则一定能在朝堂上面翻云覆雨。不过现在也不迟,只要有这个机会,她一定要竭尽所能帮助他。    “以后不要接近董雅知道吗?虽然我们和董涣合作,但是董雅她心思不纯,更加想要害你,如果她再有下次,我一定不会再饶恕她。”苍冥绝拍拍萧长歌的头,居高临下地低眉看她。    这种逼迫的感觉让萧长歌心里有些紧张感,不过那董雅还真不是个知恩图报的人,自己救了她不说,竟然还想用簪子刺伤自己,幸亏董涣及时出现挡住了那一簪,否则她就要自己为自己做手术了!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也不想接近她,在坞城的时候就知道她不是个好人,不过你真的派人给董涣让他回坞城了吗?”萧长歌连连点头,自从告诉了温王的下落之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董涣。    “恩,坞城太守病重,他手底下那些曾经一手提拔起来的人个个都要造反,不过是因为他膝下无子,董涣又是他收养的儿子,用这个借口铲除董氏一族罢了。”苍冥绝用宽大的衣袍裹住萧长歌的身体,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,不让夜风吹到她。    被他这样拥着,有些热乎乎的,萧长歌伸手环住他的腰,声音有些低低的:“那董涣得了你的帮助,他又真的能和那些人抵抗吗?”    苍冥绝没有说话,这也正是他所担心的,他借出去的那些兵力不过是杯水车薪,若真想要无后顾之忧,那就只能看董涣的计谋有多深。不过他倒是相信自己的眼光,董涣的性格里有很强的坚韧不拔的信念,不到最后一刻不罢休的信念。    夜风徐徐,两人正欲回房,可假山那边却传来石头落地的声音,苍冥绝目光锐利地一扫,身子一跃已经到了假山的后面。    萧长歌连忙追上去,便看见假山后面的如酥双目圆睁,一脸惊惧地看着她们,手里握着一只信鸽,爪子底下绑着一个小竹筒,很显然是要传递什么消息。    “冥绝,她果然是内奸!”正当萧长歌说这话时,如酥已经松了手,信鸽扑腾和翅膀飞上了高空,雪白的身子在夜色里尤其突兀。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?消息已经放出去了,来不及了。”如酥嘴角上扬着,一只手叉着腰,双眼里迸发着浓浓的挑衅。    那个信鸽一定是她和太子沟通的信物,她方才一定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要告诉太子,如果太子知道了,一定会将他们也扯进这件事里面。    萧长歌有些紧张地看着苍冥绝,他目光冰冷地停留在那只信鸽的身上,一言不发。    突然,“咻”一声利箭过耳的声音,再转身的功夫笔挺地插进了那只信鸽的身上,一声凄厉的鸽叫声响在黑夜里,扑腾了两下弯成一条弧度落了下来。    如酥脸色突变,惊讶地转身,只见离箫手里握着弓箭站在桥上,浓浓的夜风将他的长发吹起,不苟言笑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凌厉。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