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出了书房,外面院子里一片平静,这看似平静的地方里,实则掩埋着无数的黑暗和风霜。    离箫依旧自顾自地有些,迈着坚定的脚步行走在九转回廊上,正路过拐角时,猛然一个浅蓝色的身影头也不抬地撞上了他的胸膛,自己一步不移,可撞上自己的人却连连后退了几步,手里捧着的木盆“当啷”一下掉到了地上。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离箫剑眉一拧,看着地上冲撞了他的丫鬟。    看着那摔到远处,将里面的衣裳全部翻滚出来的木盆,如酥怒从心头起,这些衣裳是她这几天以来的辛勤劳做,就这样因为离箫而打翻。    如酥迅速地在脑袋里面搜索了一下这个人的来历,最后躲过他的手,自己慢悠悠地爬了起来。    “奴婢没事,是奴婢冲撞了离公子,请离公子恕罪。”如酥低着头,没空去心疼摔掉的一盆衣裳,连连请求离箫。    听得她这样说,离箫反而温和一笑,也没有因为她躲开自己手的事情而生气,如沐春风地道:“你怎知我是离公子?”    如酥心里暗暗地转了一个弯,奉承道:“离公子大名鼎鼎,又玉树临风,而且只有您能随意地出入冥王府,况且奴婢每每都能听到她们议论着您的威名,就算是听着声奴婢都能知道您就是离公子。”    她的这个马屁拍的恰到好处,离箫听得身心舒畅,想要努力看清她的面容,她的脑袋却越来越低。    “抬起头来。”离箫颇有些威严地道。    是祸躲不过,他是还要责罚自己吗?    慢慢地抬起了头,那张脸,那双眼睛深深地刻在了离箫的心里,缓缓地与他记忆之中那个人影重叠。他突然之间面色突变,单薄的双眼扑朔迷离地盯着她,眼神里竟然映出了点点的星光。    “懿……”离箫的薄唇亲启,吐出一个字之后便猛地回神,闭了闭双眼,单手抚额。    “一什么?”如酥疑惑地问道。    看着他似乎是愣怔住了,如酥的一句话将他拉了出来。    “一,以后不要再急冲冲地乱跑了,冷静点。”离箫的声音有些抑制的冲动。    方才,他差点喊出那个名字了,他藏在心里十几年的名字,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,是不是上天又把她重新送回了自己的身边?是不是上天看他孤苦伶仃这么久,不忍心再继续折磨他了?    离箫的脚步有些跌跌撞撞不平稳,路过如酥身边时又问道:“你是叫如酥是吧?”    如酥有些诧异,愣怔地点点头。    他没有说什么,整个人落荒而逃。    如酥看着他的背影,颇有些莫名其妙,却是在转身的瞬间似乎就已经忘记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,因为地上,有她更加在意的东西。    手忙脚乱地捡起地上的衣裳后,双手便摸到了衣裳上面沾染着的小沙尘,她伸手拂了拂,就像是一体的一样,紧紧地粘在了衣裳上面。    没办法,只好抱着木盆去了浣衣房。    刚才发生的那一切,就像是凉风过境一样,即刻消失在她的脑海里。    从训练房里出来,萧长歌和苍冥绝并排走着,外面的阳光正盛,混合着秋季的风轻轻地吹拂在他们的脸上。    “叶霄萝最近怎么样了?”萧长歌突然问道。    自从上次和苍冥绝用计谋对付了温王和太子之后,便没有了叶霄萝的消息,太子一直避世在府里修养,而温王上次派人绑架了她之后就没有了任何的音讯,唯有叶霄萝不知道怎么样了。    苍冥绝一步一步地走着,听到萧长歌问及叶霄萝颇有些疑惑地看着她,狭长的眼眸里迎风微微眯起,冷然道:“她,估计已经被叶国公吊在家里家法伺候了。”    “啊!”萧长歌惊讶的下巴要掉下来了,撇撇嘴,“叶国公怎么舍得把她吊起来家法伺候,如果要吊,也应该吊温王才是。”    “自从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,温王就音讯全无,现在叶皇后、叶家人以及段贵妃都在找他,他一早就打算做他的闲云野鹤,撇的一干二净,只可惜,所有人都不会让他如愿。”苍冥绝眼锋凌厉地看着前方,似乎对温王这种赖账的方法不屑一顾。    不过,只要是叶霄萝还在闹这件事情,温王就撇不清关系,更何况现在太子已经不可能娶叶霄萝了,唯一适合的对象就是温王,他不可能置身事外。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温王是非娶叶霄萝不可了?那叶家人的女儿就是未来的太子妃,那叶霄萝嫁给温王,太子的地位岂不是岌岌可危了?”萧长歌心里的疑惑不一重叠一重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