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一间四处大敞的院子里面,最边上摆放着一张石桌,石桌的左侧有一个紫藤花架,如果不是底下有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被五花大绑,这里可能还是一个唯美的对饮之地。    “长歌,你猜猜他能找到你吗?”温王的声音里透着蚀骨的淡漠,一双大手顺着萧长歌的脖颈摸了上去,手背轻轻地蹭着她的脸颊。    萧长歌受制于人,手脚不能动,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那双在她的脸上蹭来蹭去的大手,猛地躲闪了一下。    “滚开,别碰我。”萧长歌厉声道,就差没有张嘴狠狠地咬他一口。    温王却没有急着收回手,反而是一副十分疼惜的模样看着萧长歌,她生气发火的样子实在是可爱的紧,他最想看的就是人在他的手下,没有一点反抗能力的样子,有种将所有事情牢牢握在手里的掌控感。    “长歌,你这样子,还真是惹人疼啊!你可知道苍冥绝现在在哪里吗?”温王微微皱眉,收回了自己的手。    果然,还是苍冥绝有用,一提及他的名字,萧长歌就立即不动了,只是目光直勾勾地看着温王。    她没有想到温王憎恨苍冥绝到这个地步了,从当初的暗斗已经到了明争,竟然光明正大地把她从酒楼里绑架到了家里,他是不是已经疯魔了?    “你把冥绝骗到哪里去了?”萧长歌目光疑惑地盯着温王。    她的紧张被温王看在眼里,他胸腔里升腾起阵阵怒火,看着自己眼前心爱的人担忧着另外一个人,他的笑意就渐渐地僵硬起来。    可是,他还是收敛了自己内心的妒恨,轻轻地执了一口清酒一饮而尽,略带酒气的热气喷洒在萧长歌的耳边: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用一辆马车就将他骗到了城外东山的一个山洞里,我在山洞里安排了杀手,只要他一过去,很难再活着出来。”    他俊朗的剑眉微挑,看着萧长歌脸上一点一点地变化着,心里很是得意,不就是苍冥绝吗?他有什么好的?最终还不是掉进了他的圈套里,那天是他太过大意,才会被一连串的计谋陷害。    萧长歌咬着下唇,尽量地克制住心里的怒气,让自己的表面表现地十分平静,被麻绳捆住的双手不停地摩擦着,直到双手后面被磨出了血迹她才微微皱眉,难以忍受的疼痛直击心头。    “卑鄙!”良久,萧长歌才吐出这个字。    温王却哈哈大笑起来,显然这两个字不能刺激到他,他身后握到了萧长歌背在身后的那双手,摸到了一点湿答答的痕迹,他这才转身走到了她的身后,将绑在她手上的绳子解了下来。    “伤成这样了,怎么不早说呢?”温王皱着眉头,眼里流露出深深的关切,他从自己的腰间寻了药缓缓地洒到了她的手腕上。    他百变的嘴脸让萧长歌心里一阵发怵,手腕上因为上了药火辣辣的,她的身后有些退后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温王,你绑我来,到底想干什么?”    终于问到了点子上,温王脸色突然一变,有些难以自控地握住了萧长歌的肩膀,骨节分明的大掌捏住了她的肩膀,阴冷地盯着她:“我想干什么?你不知道?自从你出现的那天起,就打乱了我的生活,我一看见你就有种难以控制的情愫,你出现就算了,可为什么偏偏嫁给了苍冥绝?他那个残废有什么好的?今天我就要把你送走,送的远远的,让你,永远不再打扰到我的生活。”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,那种控制的情绪明显表现在脸上,萧长歌看的一清二楚,可是,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选择将自己送走。    这个陌生的朝代,熟悉的苍冥绝,如果他将自己送走了,会到哪里去?苍冥绝会不会寻找自己?    她猛地向后退,摇着头:“你不会的,你也不敢,苍冥绝马上就会找到这里,你的计划不会得逞,他一定会豁出一切来救我的。”    “救你?估计他现在已经被万箭捅成马蜂窝了,自身难保,怎么可能还来救你?”温王有些不屑一顾地撇撇头。    其实萧长歌的心里也在打鼓,毕竟苍冥绝的腿伤还没好,就算魅月和江朔在他身边也未必能护他周全,况且,温王一定在山洞里面布满了一等一的高手,就等于是瓮中捉鳖。    可,身后一声沙哑略带怒意的声音清清楚楚传进两人的耳朵里:“本王的王妃自然是要本王来救,只可惜了温王的那些精兵强将,到头来只是竹篮打水,一场空。”    这声音如同天底下最动听的音乐般传进萧长歌的耳里,她似乎有好多天没有听过了,她全身渐渐地放松下来,看到苍冥绝,就像是看到了沙漠中的绿洲一样,而她正是那条被风和太阳腌干的小鱼。    她看着眼前那个绝美的脸上带着几分怒意的苍冥绝,眼眶渐渐地湿润。    温王的目光中闪过那么一刹那的吃惊,很快又平静下来,像是意料之中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冷面残王:凰妃太放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