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脑同步阅读【笔趣阁 WWW.biqune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“站住!一群胆小鬼。”

    脚下的步子虽已停下, 但紧绷的情绪却让秦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声音是谁所发出,只是在听见的一刹那就觉得耳熟。

    胡莱愣了愣, 既惊又疑地说道:“这好像是宫枭的声音啊?”

    直到他这么一说,秦亦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一颗心落回肚子里,她与胡莱又转身走至了路口去。

    此时那道人影已经越走越近, 虽还不能清晰看到他的五官, 但大体的身形及行为动作却已经能看到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不是没有胳膊,而是左臂垂在身侧,右手又捂住了左臂手肘处的位置。

    至于一瘸一拐的步子, 显然是腿脚受了伤。

    他与四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一边艰难地挪动着, 一边说道:“你们……就这么看着?”

    胡莱忙跑上前去扶住了他,口中责怪道:“你也真是,早点出声能怎么地?非要吓我们一大跳!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就跟鬼没两样?对了,你是怎么从房子里消失,又从这个地方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由于宫枭穿着的是黑衬衣,在晚上看不太明显, 直到一番话说完, 胡莱才注意到宫枭身上的伤, 看清之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:“卧槽, 你这是探险去了?”

    只见他脸颊上刮了一条血口子, 身上的衬衣也多了很多道口, 露出下面新鲜的伤口来, 伤口有深也有浅, 看起来虽然不致命,但因数量甚多而显得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他手臂上的伤是最严重的,捂在伤口上的右手上全是血,还有血液正顺着他的手肘与指尖滴落。

    秦亦见状,忙拿出了一包止血粉来递给胡莱。

    胡莱正要给宫枭抹上,他却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小伤而已,不用浪费。现在最重要的事情,是大家一起去前面看看——我在那边发现了很大一片坟地。”

    听到坟地两个字,胡莱双手一抖,止血粉全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秦亦肉痛地看了一眼白乎乎的地面,扶额道:“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宫枭没动,一双眼笑眯眯地看着胡莱。

    胡莱摸了一把脸,问:“我脸脏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走不动,你得背我。”宫枭说得很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胡莱看向丁陆:“你怎么不叫他背?”

    宫枭瞥了丁陆一眼,更加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他那小个子,背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胡莱无话可说,认命地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宫枭轻笑一声,伏到他背上,指挥道:“你走最前面,我才好带路。”

    在宫枭的带领下,几人在泥巴路上前行了约十分钟,就走上了道路上分出来的一条小径。

    这条小路宽度仅有二十厘米左右,两旁都是田地。但越往前走,这条路就越宽阔起来。

    更准确地说,是小径没了,他们顺着小道走上了一片未经开垦的草地。两边不远处都是树木,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个怪物的影子。

    地上那些草的高度大约到了小腿肚的位置,偶尔还有长了刺的藤蔓出现,众人走得很是辛苦,胡莱身上背了个人,更是累得喘气,不由问道:“到底还有多久啊?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到了,喏,就在前面。”宫枭说着,向前方指了指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,众人能看见在满地差不多高的杂草之内,有一小块看起来更高了一些的草。在那边,还有一根一人多高的木头棒子,上面似乎绑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一边观察着,几人就走到了那附近。

    胡莱狐疑道:“不是说一大片坟地吗?我看着也就这一座坟包啊?”

    宫枭拍了拍他的背,示意胡莱放了他下来。

    他指向那一处坟包,悠悠说道:“半夜刨坟的话,是不是很刺激很有趣,很想试试看吧?”

    马薇丁陆和胡莱整齐地摇头:“不想!”

    秦亦问道:“刨坟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宫枭耸了耸肩,道:“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呢?都听我的,赶紧刨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总是这么神秘兮兮的,秦亦皱了皱眉,向那坟包走近了一些,看清了坟前那根木棒上挂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写了字的布,可现在布都残缺了,上面的字也同样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胡莱伸展了一下身子,向宫枭道:“我可就信你这一回,你要敢耍我们,我一会儿就把你埋到这坟包里去!”

    宫枭挑了下眉,抬起手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虽说这里没有能用的工具,但众人都是玩家,随身携带的储物戒里是有武器的。

    原本用来杀人保命的刀刃,现在却成了用来刨坟的工具。

    暗淡的月光下,四道人影埋首于一处泥土坟包之前,认真且尽力地刨挖着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人一起,可半夜三更在这里刨坟,仍是让人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末日轮回[快穿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乐只为原作者从0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从0并收藏末日轮回[快穿]最新章节